曹德旺:民企出问题骂政府不救你冷静点自己救
2018年-12月-21日 14时:04分:24秒

  原标题:曹德旺:民企出问题骂政府不救,你冷静点自己救自己吧 “国家培养一个企业家,付出的代价太大太大

  “国家培养一个企业家,付出的代价太大太大,所以我认为不要轻易谈退下来,坚持在第一线,像蜡烛一样,把蜡烧完了再说,这个才叫作奉献。”

  父亲当时跟孩子说,要用心做事,你去数数看,你有多少心。这个年轻人后来在创业过程中数了自己的心,恒心、决心、苦心、忠心、诚心……在纸上写了20几个心,然后一步一步把所有的心都扑在事业上,后来这个年轻人成为中国第一、世界第二大的汽车玻璃供应商,他就是福耀玻璃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曹德旺。

  在央视一套《开讲啦》节目中,72岁的曹德旺坦承,现在依旧会时不时问问自己:做到了哪些“心”,没有做到哪些“心”,还有哪些“心”可以做得更好?

  曹德旺是一位真诚且很有个性的企业家,站上讲台,面对几百位青年人,他说:“企业家不能讲空话,不能编故事,只能把自己最真实的经历和故事分享给大家。”

  在节目现场,对于一个72岁还奋斗在一线的老将来说,不可避免地会被问到何时退休的问题,曹德旺强调自己还年轻,并真诚回应道:“我今天很自豪地告诉你,早期为了温饱,赚钱养家糊口。到了这几年,赚钱根本不是要想的事情,让所有国人用上一片便宜,且质量好的玻璃,是我最大的心愿和一直要做下去的事情。国家培养一个企业家,付出的代价太大太大,所以我认为不要轻易谈退下来,坚持在第一线,像蜡烛一样,把蜡烧完了再说,这个才叫作奉献。”

  面对全国的青年才俊演讲确实有压力,做也难做,因为我是企业家,讲什么呢,我只能讲故事,而且不能讲过头,过头了人家会认为我在吹。因此我今天跟大家分享我们民营企业40年对国家的贡献和国家对民营企业的帮助。

  讲个我最早的故事。1978年改革开放,我今天顺便再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见过改革开放,当时吃的、用的东西都凭票,没有一件事情不要票的。同志在这时提出改革开放。改革开放刚刚提出的时候只是农村先开始,小岗村联产承包制解决农村吃粮问题。

  1983年《一号文件》里有一个条款,允许乡镇企业亏损了可以承包给个体户经营。1976年我回到高山玻璃厂当采购员,这个厂是一个乡镇办的,投了十几万元在里面,1976年到1982年,六年的时间换了七个厂长,企业一直亏,1983年4月份就包给我了。那一年8个月我赚了二十几万,五个人在那里合资一起包,我的合伙人吵着要把钱分了就走人,我说为什么?他跟我说,你是傻帽。那时候一个人能分两万块是很厉害的,相当于现在几十上百万。他跟我讲,党的政策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他们拿着钱线年只有我一个人,当年就赚了几十万,让我坚定地相信,改革开放的政策是真的。

  我正想我们企业家要不要自信呢,后来我慢慢组琢磨研究这东西,我发现成功必须自信,没有自信永远不会成功。

  我总结出,我成功有四个自信。首先必须坚持要政治自信,先学会相信。你如果不相信政府的伟大,国家机构的权威,整天焦虑,你没有办法活 下去的。

  当初中国改革开放,日本卖给中国几十万辆汽车,苏联也卖一批,整个中国变成汽车的万国博览会。一部车卖我们几千美金,一片玻璃卖两三千美金。我看了这太好赚钱了,你等于欺负我们中国人不行。后来上海耀华的厂长跟我讲,曹德旺你个体户可以去做,一个模具做几百遍,做完以后拿到全中国去卖,不就赚钱了吗?

  从我个人的角度,赚钱是第二位,我认为这个东西中国人必须做。我们十三个股东筹了六百万,把它做起来到今天。

  中国古代讲的是“三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政有政道商有商道,当老师有师道。商道是什么?必须坚持一种原则,敢作敢当,把责任担待起来,能够在社会里形成的一个影响。

  1987年我跟人家合资完以后,按合同规定,他接受我们九个人到那里培训。那个时候什么背景?一块美金换一块八元人民币,批文出国的时候一个人每天有七十块美金包括住宿和伙食补贴。国家政策是这样规定的,如果你节省了外汇,在外面买东西回来就给你免税。手表、小收音机,凑起来买大的收音机也给你免税。因此所有带队出去培训的人,大包小包自己带,他们都要带厨房的房间,带米自己煮。在国外的时候会要求供应商请他吃饭带他去玩,钱可以省了拿回来。

  我把出国培训的人召集起来开会,我跟他们讲,我们非常感激和感恩政府批准我们出国。一个人七十块美金既然够了我们就不要出洋相,在外国人面前丢人现眼。我们把这钱用了,不要拿回来。在国外外国人不知道我们叫什么名字,但是他知道叫我们是中国人。维护国家的国格,中国人的人格是靠每一个出去的中国人去努力,我们在海外的言行举止,要必须让人家夸奖你。

  我们出去总共培训28天,到20天,我接到他们的通知,对方总裁要请我喝酒,那天晚上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第二天介绍人跟我讲,老板说在这里看到将来为中国人做玻璃的人,因此我请他吃饭喝酒。这句话永远伴随着我,我把它作为激励我一辈子最大的一个奖励品。你说你要不要去维护国家形象?人家是这样看你的。他还交代下去他实验室里有一台设备,他说曹先生拿回去会有很好的效益。看完以后,确实很好,因为我做你维修市场的产品的话,模具省很多钱,问他多少钱,他说180万,我说买不起,后来集团特批,108万卖给我。那台设备买回来后,安装下去几个月时间吧成本收回来,确实效益很好。取得这个结果,就是我告诉员工,要去维护国格,不要出尽洋相。

  第三个自信是能力自信。2002年,美国跟我打反倾销官司,当初不是我的问题。中国的同行运出去乱卖一通。我自己知道,作为一个出口美国的产品必须尊重他。2002年被起诉了,美国认为这次逮到我了,结果他的工作组进我公司的时候去看我的账号,我们计算机系统打开,你看什么打开给你看,这里的财务制度是非常完整,一个包装箱用多少木材、多少根铁钉、铁钉多长、一斤多少根,我有这个数据,他根本不相信我们做这么细,带你去车间看包装箱。没想到我原来学会计学得那么及时。

  在这之前,1976年进厂,1983年承包的七年时间里,大多数常驻福州,没有事情干读书的同时学做会计。后来我发现,把会计制度建立完整是非常美的事情,后来在我们1987年办福耀的时候就不断升级会计制度。1999年,就用Oracle(甲骨文)系统,我们信息集成数据的报表都是用这个做的。

  会计工作对企业起到很大帮助,企业必须把账做完整。一、向国家交代,我卖了多少、赚了多少、应该交多少税;二、向银行交代,我会跟银行介绍经营状况,是赚钱还是不赚钱;三、向股东交代,钱在进来的时候用在什么地方,现在还剩多少,赚还是亏;第四,对自己交代,能显得更加自信。只要把账做清楚,自身干净,你没有东西检,就这样渡过了难关,摆平了反倾销。

  我跟美国人讲,中国是我的祖国,赡养父母是我的天职,尊重客人也是我的天职,我会遵守你的规矩。我自己的心愿是,我是中国人,是民营企业,我愿意做中美邦交正常化的民间大使,我在这里的企业,你随时都可以来看、来参观,这里也展现出我们中国企业的素养和水平。

  有的人说曹德旺没有文化,我说你根本就不懂什么叫文化。文化跟知识是“道”跟“术”的区别。你学的会计、计算机应用、机械设计……各种专科,这是“术”,文化是“道”,讲不清楚看不到摸不着,但是无处不在,好像雾化在空气中一样。你要长期积累积淀,沉淀它才能悟到它们。你真正有文化,看问题就跟人家不一样。因此说,做企业必须具备文化自信。文化是一种信仰,一种修行,一种修炼,一种经营的积累,当然也需要技术专业的支持。

  起心动念,正如我爸讲的一样,决定你的结果的方方面面。我从开始做汽车玻璃,从开始建厂,我立志为中国人做一片玻璃。我跟我员工上课这样讲,这一片玻璃让中国人都用上,用得放心用得开心,质量好便宜才可以达到,这一片玻璃我们卖到国际上,无论是推销展销促销的方式,能够展示中国人的智慧跟水平。

  高盛的亚太区董事长跟我说,你是我见过最自信的中国人。我说好像是。保证做到敬天爱人,做到不犯天条,不犯众怒,天条我绝对不会犯。众怒就不惹民怨,所有的员工也好,社会各界也好,对曹德旺的评价都很好,这样就是我一生的宗旨。我今天就讲到这里,谢谢你们。

  提问:人生三个阶段,生存阶段、生活阶段、生命阶段,请问曹总如何进行过渡?

  曹德旺:我因为没有读书,没有那么严谨地分,但是我认为活下去是硬道理。我妈以前跟我讲,要做有骨气的人,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兼济天下。你在这里做生意,想永久做,最好这里地方要稳定。如果贫富两极太厉害,打起来我们就没有生意做了。这就是我们古代的生存哲学。

  提问:我看到您之前的经历,最早的时候并不是经营企业这个方向,反而是做了一些大家很难想象到和一个企业家有关联的工作,比如当过玻璃采购员、卖过水果、支过小摊等等,您觉得这些经历对现在的您有什么影响?

  曹德旺:有影响。我看有人写的关于康熙大帝的总结,他说康熙大帝少年好学、青年苦学、中年博学、万年通学。不管学什么,所学到不断的年龄积累、经验积累完以后一通百通。我会很多东西,我会开汽车、插秧、种菜、炒菜,我想有一天我没有董事长、总经理当了,我去当厨师也可以。

  曹德旺:1987年的时候,一个银行的总裁经常来看我,我问他,我当总经理行不行,他说你当得很好。我说好在哪里呢?我问他国际上总经理都是什么人当,他说国际上大公司总经理大部分是MBA(工商管理硕士)。我叫他帮我买有没有中文的教科书,我看完认为这是对正在(进行)的改革开放有一定的好处。因此第一家商学院我给厦门大学捐赠,在厦大成立。我跟他讲,这是商界的幼儿园,为什么是幼儿园?因为都是很浅的东西,都是在管理术的层面。

  实际上我们经常讲经营管理,经营就是“道”,那管理就需要“术”来支持它。你不懂得“道”,对“道”一点无门道的时候,那个就是经营啊,经营是没有规律的,那个是想象的,你行吗?你不行就不要碰。因此我给年轻人建议,不管你有没有钱有没有势,你学完专业,从学校走出来先去企业工作,找适合你专业的部门,先把你的所学从理性向感性转移,变成手艺。若干年以后再检讨自己,我做得好像还行,比我老板还行。

  提问:曹总您执着于汽车领域的玻璃,您为什么不把您的玻璃产品拓广到更多领域呢,比如说我们日常生活中门窗的玻璃?

  曹德旺:这个跨出汽车玻璃就是跨行业了。1995年的时候,我在美国投资,原来想得很天真,认为中国做的玻璃卖给美国人,一平方才卖二十几块钱,美国人批发卖五十几块钱,零售商卖一百多块钱,那我也来这里盖一个仓库,把中国玻璃运过来在这里批发。结果1995就定做了,1996年建成了,1997年、1998年两年给我亏了一千多万美元,亏哭了。

  我们就请了美国的咨询公司帮我咨询,他跟我讲,你这是跨行业经营,因为这个在美国定位为服务业,是保险公司做的,保险公司赔偿客户在这里。你现在在这里批发的,破车是随便开的,不保险的,他用量不大,一种玻璃只要几片。他问我能不能把玻璃拼装,一个箱装好几种玻璃。他说你现在是分销,你运到码头,码头运到仓库,仓库把它打开,箱子不能用,重新买箱子,全部没有了。你在中国这些都做完了。一箱可以装五六个品种的时候,他跟你订五六个品种,你装一箱直接放到他仓库里,这些你不是都省了。他说这个叫直销。你改变个方案,把分销变成直销,你就赚钱。1999年把那(亏掉的)一千万赚回来了。

  提问: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先生即将卸任CEO,把教鞭传给下一任管理者。但您还奋战在第一线,您是对您的手下不放心吗?

  曹德旺:我如果对下面不放心,或者对谁不放心,我就直接走了。我今天很自豪地告诉你,早期为了温饱,赚两片钱养家糊口,奋斗不息,到了这几年,这些根本不是我做的事情,再赚的钱它不是我的,我自己养老的钱已经够花了。从另一个角度,国家培养一个真正会做事的企业家,那个代价不是说用一亿两亿来算的,国家培养一个企业家代价太大太大,我也不是一出来就是这样的。我认为,应该要去践行这个心愿,不要轻易谈退下来。坚持在第一线,像蜡烛一样把蜡烧光了再说。这个才叫做奉献。如果我现在开着我心爱的飞机到处去玩,那是不负责任的,那是不受人家尊重的。

  提问:您刚才在演讲中提到“自信”,我就觉得很困扰,我没有自信,因为我做的产品是传统食品,现在好多创业者都是做互联网、新媒体、新能源。别人问我,我说我是卖猪蹄的,我就总觉得有点小丢人。我就想问一下您,您最开始在做玻璃的时候您有觉得丢面子吗?

  曹德旺:马戏团招演员都是街头招的,欧洲歌剧院百老汇不同的舞台有不同的角色登场。你会觉得他演这个角色的人很下等吗?不会。没有下等的职业,只有下等的人。我经历四十年的改革开放,多少诱惑条件,我跟他讲,我不是那块料,我不嫌我的舞台小,我的演技就是这个水平,个子也只有这么高。

  提问:您作为中国最早一批创业者,那个年代很少有创业者,想问您在您那个年代创业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

  曹德旺:我那年代走过的路是一个脚步一个脚步踩出来的,很扎实很坚实,那些创业者你不要小看他。我曾经在清华EMBA讲课,里面都是大企业过来的对吧,你的八条椅我坐下来,会计总监、财务总监、政管部总监、人力资源总监曹德旺都会,销售,我是销售和采购出身的,这都已成为我的资本了。一开始我就这样为自己设标准,我现在做到了。表面说我是全球第二大,我自豪地告诉你,全球第一大汽车玻璃厂,福耀集团。

  提问:巴菲特曾说我们这一代青年人还会见证这个世界上非常多经济的兴衰和起伏,如何做出你的预判,做出最快和最优的反应是非常重要的,您在这种大大小小的起伏、转折点,您是怎么提前准备好?

  曹德旺:就是巴菲特先生讲的,有前瞻性可以预知未来。怎么预知?不是到寺庙烧香磕头,是通过现象来排的。福尔马林加水进去都溅出来,那就知道福尔马林不能加水。企业家必须有文化,必须懂经营、懂战略决策。

  曹德旺:那当然(没有)了。很自豪地说百发百中。为什么呢?如果你的决策不是常胜将军的时候,部下不会服你。2006年我早上上班的时候,收音机上听到广播里面贸易摩擦不断加强,人民币汇率可能会自由汇兑,那怎么处理呢?第一,在建项目抓紧扫尾;第二,停止一切扩张性的再投资;第三,着手清理应收账款;第四,减少库存,产品库存与材料库存都尽量压缩;第五,关闭那些会产生亏损的企业;第六,推动精益管理,请外国的专家进驻福耀,帮助提升。这个政策出台后,有四条孵化生产线关掉了。关掉四条孵化线亿,他们腿都吓软了,你为什么一定要关闭?我跟他讲,一定要关,关可以把根保住,保住这个大厦,不关山都给它吞没了。结果2008年的危机很短暂,2008年9月份到2009年6月份就结束了,第二年就赚钱了。

  福耀现在没有负债,今年业绩比去年同期增长52%。因为没有负债就不需要付财务费用,这里给我省了5%,这就是前瞻性换来的。我给国家交税交了一百多亿,我把自己的股票拿去捐赠慈善机构也捐了一百多亿。我觉得很开心,我真正为社会做了有意义的事情。

  提问:我回国以后开始创业,做了贸易公司但当时不知道销售什么,后来做了一些矿石贸易,在云南承包了矿山,承包矿山工厂后发现矿山的品质有假,包括环保因素有很大问题。这个时候对于我们年轻人应该怎么去发现机遇,抓住机遇呢?

  曹德旺:我刚讲企业家必须具备文化自信,这是起点。文化自信首先有经验积累,“道”上面的经验,还有“术”方面的经验,就是你的专业素养。你做了这些东西后,这后面再跟着走的是个人职业生涯规划,谁都不可替代,你父母都不可替代。你还没有弄清楚,先注册公司,再去调查,你说你会好到哪里去?问题出在自己头上。合理的做法是,你要想办一个企业,比如卖猪脚,首先我这个猪脚跟别人的差别在哪里,吃猪脚的是哪一类人群,他的口味偏好是什么,用餐地点偏好是什么?你是新手不入门,等你入门了还有段岁月。你们创业最好先把所学变成所能,也要根据职业所能掌握的“道”跟“术”,再来看要不要办公司。不是这样做,一脚踩进去当然是陷在里面。

  很多民营企业出问题后骂政府,说你不来救我。我跟他讲,我们这些人,这些企业家,算是中国精英团队里的成员之一,这个精英团队加起来不到一亿人,这一亿人身后还站着十二亿人,我们等国家来救,那一帮人谁救他?你冷静一点,自己救自己吧。

  曹德旺:做好慈善最关键要弄清楚,做慈善的终极目的是什么?是构建和谐稳定的社会,因为只有两极分化得到有效控制以后,社会秩序才会稳定。中国的古文化里有一句话,大善为官小善为慈。我曾经历过一个案例,一对退休的夫妻寄了很多求救信,他的女儿七岁得肾炎,三十一岁时医生说要换肾,没有钱。他说你能不能帮帮我。办公室主任跟我说你管这个闲事干嘛,换肾很难活。我说,活不活是另一回事,你先安慰一下老人,去看一下有没有这个事情,后来网上答复有。我出钱帮她换,肾病是大多困难的人换完肾没有钱了,抗排异后续没有做,因此成活率低。我通知福州办事处,告诉总院后续三年抗排异一起做,我负责。三年一闪就过了,有一天我在上班,秘书欲言又止,他说总院来电话,那个女的门口碰到医生把他叫停,她说你给我开一个证明给曹德旺,说我还需要抗排异,医生说你不是好好地早就停药了吗,她说你不就是靠医院卖药的吗,曹德旺有的是钱。秘书问我怎么处理,我说这个怎么处理,我现在弄清楚了她为什么会生病。

  曹德旺:那些心我都具备,但我认为都不能做到极致,尽我满意,我还要进一步努力去完善去提升自我,来坚定地完成我爸对我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