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创经济学|激进多元化风险大
2018年-12月-21日 14时:16分:06秒

  温大姐开茶庄已经几十年了,祖上就是做茶叶生意的,算是老字号招牌,方圆几百里的人都会早早地预订,不然根本买不到正品。虽然说这些年周围一些茶庄也试图冒充温大姐的牌子,但都不太成功。毕竟茶客中资深人士多,为了喝上一口,基本上都会亲自来温大姐家订购。而且茶客说了,宁可多花钱,也要喝上温大姐家的茶,让温大姐感动不已。随着人工成本的上涨,以及其他原材料价格的提升,温大姐家的茶叶价格也是持续上涨,不过这没有影响顾客的忠诚,回头客不仅没有减少,反而随着口口相传,来订购的人越来越多,以至于有些人提前一两年预订。

  村子里其他茶庄有点坐不住了,都是一个地方的茶树,为啥温大姐家的茶就卖得好?其实大家也心知肚明,这就是工艺问题。温大姐家有祖传的绝活,这是别人学不来的。温大姐年纪慢慢大了,有点力不从心。茶庄的生意就逐步传到了女儿温小小的手里。温小小可是名牌大学毕业,专修经济管理,是村子迄今唯一的一个名校大学生,大家都非常钦佩。温大姐心里很明白,要想在现代社会里延续家族生意的生命,必须得有文化。温大姐自己没赶上好时候,没机会读书,但女儿生在改革开放的年代,有学上了,所以从小就严格督促温小小学习。温小小也很争气,参加高考时考出了全县第二名,被名牌大学录取,四年读完,按温大姐的要求,回来接管家族茶庄。

  温小小有着一个梦想,就是把自家的茶庄做成茶叶市场上的顶尖品牌,而不是仅仅局限在方圆几百里地的狭小区域。自家的茶叶品质没有问题,实现这个目标的关键环节在于规模约束。自家的茶园面积有限,导致供不应求。根据所学理论,让茶叶生产达到规模经济,才能获取更多的利润,才能成为市场上的领导者,才能有实力影响价格。成为市场上的价格领导者,这是温小小的目标。温小小在课堂上学微观经济学的时候,老师讲到产业组织时,专门讲了领导者追随者模型,让温小小印象深刻。而茶叶生产要达到规模经济,前提是上规模。可是自家茶园就那么大,如果要实现这个目标,就得扩大茶园规模。

  温小小几乎是和村子其他茶庄一拍即合。温小小的设想是,通过吸收村子里其他茶庄加盟,一来可以快速扩大生产规模,二来还可以帮助其他茶庄提高茶叶品质,带动村子里其他人共同致富。这也是温小小的另一个理想。温小小之所以痛快地回到家乡接管家族企业,其中一个理想就是让当地人都跟着富裕起来,这是她在母校所受教育的一部分。母校一直教导学生们要成为国民表率,如何表率?当然是自己进步,还得带动其他人一起进步。温小小有这个设想,村子里其他茶庄也有这个意愿。毕竟如果是其他茶庄自己经营,收入要比温大姐家的茶庄低很多,种茶、采茶和做茶都非常辛苦,挣得又少,不划算。不如加盟温大姐家的茶庄,挣钱肯定更多。这种你情我愿的事情是特别容易办成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温小小就把村子里其他几个茶庄全部吸收合并了,这些茶庄就成了温大姐茶庄的子公司。

  接下来就是业务整合问题。温小小按照自家企业的生产标准要求所有加盟的茶庄,以保证茶叶品质。同时对茶叶进行了分级,先是大幅度提高自家原产茶叶价格,走高端精品路线,然后根据客户的建议,把加盟的茶庄的茶叶定位在中端,满足普通茶客的需求。低端产品则坚决不做。这样规模上来了,茶叶品质也有保证,客户皆大欢喜,再也不用提前一两年预订了。而且客户还可以根据价格高低分别购买高端和中端茶品,需求满足程度大大提升。随后几年,温小小的确实现了她的两个梦想,一是温大姐茶叶的品牌开始在行业里有了影响力;二是村子里其他家庭的收入也大幅度提升了。温小小成了当地的名人,头上随之而来就有了各种光环。温大姐很是为自己女儿自豪。

  有一天,县里的酒厂找到了温小小。这个酒厂也是县里的老企业,有几百个员工,在年景好时,一度还是县里重要的利税户,无奈产品几十年不变,有点和现在的中青年人口味脱节。除了年纪大的人还念想着老口味,买一点回家喝,大多数家庭几乎不买这种酒,而是上网买葡萄酒、鸡尾酒、或者各地的名酒。这就直接导致这家酒厂陷入了经营困境。酒厂上下为此伤透了脑筋。温小小的事迹在县里广为传播,酒厂上下觉得有了救星,于是集体表决派厂长来邀请温小小接管酒厂,帮助酒厂走出困境。温小小正处于事业的高峰,多多少少有点过度自信,心想:不就一个酒厂吗?经营管理的套路是一样的,只要把茶庄的经营理念移植过来,不就可以盘活整个酒厂了?于是,温小小决定出资收购这个酒厂,很快这个酒厂就成了温家的控股企业,而温小小则开始走出了多元化的关键一步。

  酒厂开始焕发新生。无论是管理人员还是普通职工都对温小小寄予厚望,工作也非常努力。温小小起初以为是管理不善,当大家积极性都很高时,酒厂的生产率似乎没问题。问题在于,酒卖不动。市场似乎不欢迎这种酒。于是温小小开始有了一个大胆的设想,就是制作新酒,把茶叶和酒结合起来营销,于是一种含茶的酒饮品横空出世。厂子里的人都是做酒的老人,对这种新品并不认同,但也没其他好主意,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自然也不像过去做酒那么精心。这倒不是员工责任心不强,而是心里没底,预期不定,心思自然就不齐整。而且制作这种酒饮品也没成熟的工艺,茶和酒融合的后果也不清楚。而大家又急于摆脱困境,就匆匆上马了。温小小对新产品做足了功课,从营销策划、品牌设计到市场定位和价格策略,都准备得非常充分。等到新产品开始面世,就成功推向了市场,不仅实体店卖得火,而且网店上更是成了网红产品。

  正当人们盼着好日子即将到来的时候,体验过的消费者开始在网上批评这款产品,评价很低,更有一些酒行业的专家直接否定这种产品,从工艺到功效都给予全面的负面评价,这款新品不仅没能拯救酒厂,反而让酒厂原有的声誉损失殆尽。过去人们说到酒厂,只是说口味差,质量还是很好的。而自从出了这新品,人们连酒厂的品质都给连带否定了。不仅如此,网上的负面评价开始发酵,不少人连带批评起温大姐家的加盟店的产品,一致的意见认为,加盟店的茶叶品质参差不齐,有假冒温大姐原产地产品的嫌疑。这当然是冤枉了温家茶庄。这个时候,温大姐坐不住了,不得不出面干预。先是做危机公关,然后召开家庭会议,讨论温小小的发展思路问题。最后大家认识到,盲目多元化风险太大,不仅坑了原来的酒厂,而且还让自家的老牌子蒙受巨大损失。于是决定调整战略,回到专业化的路子上来。至于酒厂,温大姐决定让员工自愿选择,愿意改行来从事茶叶生产的,一概接收。这事总算是过去了。温小小后来反复思考这次失败的教训,不由得想起大学上课时老师常常讲的,百年老店通常都是专注一行。看来还是要牢记常识啊!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问我吧!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问我吧!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问我吧!